首页 > 足彩对阵 > 全讯网导·二战日本征服世界寻求新式武器,针对美苏的细菌战最终用在中国

全讯网导·二战日本征服世界寻求新式武器,针对美苏的细菌战最终用在中国

2020-01-11 16:37:04
[摘要] 从梅津的回答可以看出日本细菌战针对的敌人主要是美、英和苏联。然而历史的结果却是,日本731细菌部队在中国的土地上用中国人做试验,生产大量细菌武器,然后在中国实施大规模的细菌战,屠杀广大中国人民,而并未敢于对美、英、苏动用细菌武器。究其原因,实为中国国力羸弱所致。

全讯网导·二战日本征服世界寻求新式武器,针对美苏的细菌战最终用在中国

全讯网导,征服世界需要新武器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正在完成它的近代工业社会的转换,为此日本工厂需要大量的原料供应和广阔的日货市场。1927年,积极推进对外侵略的田中义一内阁制订了日本对外侵略政策方针的“东方会议”,称“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企图通过战争侵占中国,并“北进”击溃苏联,“南进”打败美英,以称霸亚洲,争霸世界。

“东方会议”

然而,无论是在侵略中国还是在征服世界的过程中,日本军国主义特别需要强力的新武器,因为日本国土狭小,资源贫乏,而欲占中国和亚洲,对抗苏联和美英,军力实在难济。于是日本瞄上了细菌武器。其实,早在1925年当世界各国在日内瓦签订禁止细菌战的《日内瓦公约》时,日本盯上了该新式武器,并拒绝批准该公约。后来创建日本细菌部队的石井四郎在言及开发细菌武器的缘由时曾说:“在日内瓦正式订立了禁止‘细菌方法作战’的国际公约,这事实上正说明了‘细菌方法作战’是最大潜在的武器。”

石井四郎

日本细菌战创始者—石井四郎

石井四郎是一名军医,1924年,以军方委托研究生身份进入到京都帝国大学研究生院,学习和研究细菌学、血清学、病理学、预防医学,并晋升为大尉军医。毕业后,石井被派遣到京都卫戍病院任军医,并成为细菌武器的狂热鼓吹者。

石井细菌战游说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点:一,在海外考察发现各强大国家都在研究细菌战,日本若不积极准备,将来一旦发生战争,必定会遭遇到严重的挫败;二,日本没有充分的五金矿藏及他种制造武器所必需的原料,所以日本务必寻求新式武器,而细菌武器便是其中之一种;三,钢铁制成的炮弹其杀伤力是有限的,细菌武器的杀伤范围更为广大,可重复传染保持长久杀伤力,只伤害人畜而不破坏物质,从战略意义来看细菌武器乃是一种极为有利的进攻武器。

日军731细菌部队

东京防疫研究室

1932年8月,时任东京陆军军医学校教官兼东京近卫师团军医部长的“日本化学战之父”军事科学家小泉亲彦在军医学校斥资20万日元,修建了1795平方米的钢筋水泥二层建筑作为防疫研究室主楼,以作细菌战的基础研究。此后,这里集中了来自京都帝国大学和东京帝国大学的一批医学专家,成为日本研究细菌战的国内基地。

1989年7月,在东京新宿区原陆军军医学校遗址上,因建筑施工挖掘出100具左右的非正常死亡人骨。日本市民团体组成“军医学校遗址人骨问题究明会”对其进行调查研究,从对人骨的痕迹学和人种学的考察来看,很可能与731部队细菌战人体实验的活动有关,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可能曾进行活人人体实验。

哈尔滨平房的第七三一细菌部队

哈尔滨加茂部队

1932年7月至8月间,石井四郎在今黑龙江省五常县背荫河镇建立细菌实验场。背荫河在今哈尔滨东南70公里一带,当时是一居民不足200户的农村小镇,日军在这里“圈定了五百米见方的地盘”,建成四周3米多高的围墙、并于墙上架设电网的一座“军事城堡”;

1933年8月,石井又在哈尔滨南岗区宣化街和文庙街中间地带的日军陆军医院南院设立细菌研究所,该研究所成为背荫河实验场的本部,二者构成一个整体,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班”,其秘匿称呼则为:“加茂部队”或“东乡部队”。

加茂部队的活动

加茂部队在背荫河进行了许多人体的细菌实验。当时任关东军作战主任参谋的远藤三郎在1933年11月16日的日记中曾记述当天他视察背荫河实验场时所看的各种人体实验:

“(1933年)11月16日,星期四,晴。上午8点半,与安达大佐、立花中佐一起去交通中队(即中马城)内的实验场视察试验情况。……第一班负责毒气、毒液试验;第二班负责电气试验;各用二名‘土匪’,,,...

在瓦斯室一名受试者受到5分钟的炭酰氯试验,他虽昨日因肺炎还处于病危状态,但还活着。另一名被注射15毫克青酸的受试者,大约20分钟后即失去知觉。电气试验中一名受到2万伏特电流数次电击的受试者,未死,后注射毒物将其杀死。另一名受5千伏特电流数次电击的受试者未死,后连续通电数分钟将其烧死。”

加茂部队还在背荫河进行人体冻伤试验。时任关东军副参谋长的冈村宁次(1932年8月至1934年11月在任)曾视察过背荫河实验场,他十分称赞在那里取得的冻伤试验成果,当时他在一份给东京上司的报告中说:“(依据加茂部队研究)冻伤最好的治疗方法是在摄氏37度的水中浸泡……(这一发现是)根据使用人体各种方法经过反复的实验所获得的宝贵的数据而得出。”

梅津美治郎

梅津对日本细菌战的答词

1945年11月美国细菌战情报调查官莫瑞 · 桑德斯曾在东京讯问日本战犯、日本战败时任参谋本部参谋总长的梅津美治郎大将“日本为什么要搞细菌战?”时,他回答道:“......日本陆军不得不独自进行细菌战的研究,以获得这一领域有关的知识。关于苏联……我曾收到过随着战争的展开有使用细菌兵器的意向的报告……可以认为这是日本进行细菌战研究的‘主要’动机之一。”

从梅津的回答可以看出日本细菌战针对的敌人主要是美、英和苏联。然而历史的结果却是,日本731细菌部队在中国的土地上用中国人做试验,生产大量细菌武器,然后在中国实施大规模的细菌战,屠杀广大中国人民,而并未敢于对美、英、苏动用细菌武器。这一历史结果值得我们深思。究其原因,实为中国国力羸弱所致。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平台

© Copyright 2018-2019 designbywilma.com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平台 Inc. All Rights Reserved.